合法杠杆炒股操作

你的位置:正规杠杆炒股平台_合法杠杆炒股操作_正规杠杆炒股官网 > 合法杠杆炒股操作 > “高”处不胜寒,蔚来汽车裁员10%降本提效求生存

“高”处不胜寒,蔚来汽车裁员10%降本提效求生存

发布日期:2023-11-20 14:04    点击次数:94

日前,蔚来汽车(09866.HK)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李斌发布内部信称,为确保关键业务有足够的资源投入,赢得参与决赛的资格,将减少10%左右的岗位。

该消息一出,迅速引发行业对于蔚来汽车当前运营情况的关注。作为造车新势力头部的车企,蔚来汽车今年下半年的表现并不理想,10月份1.61万辆的交付量不仅不及小鹏汽车(09868.HK),也被零跑汽车(09863.HK)超过。

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,越来越多自主品牌涌入30万元以上的高端市场,而这一市场容量本身较小,多重因素影响下,使得蔚来汽车面临的竞争压力不断增大,销量难以提升。这种情况下,降本增效,提高公司运营效率和竞争力成为蔚来汽车的当务之急。

计划裁员约2600人

在李斌看来,未来两年是汽车行业变革期竞争最为激烈的阶段,外部环境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。蔚来汽车虽然今年交付了5款全新产品,但综合表现离预期目标仍有差距。

因此,蔚来汽车在确保核心关键技术长期投入,保持技术与产品领先优势的基础上,将合并重复建设的部门和岗位,变革低效的内部工作流程与分工,取消低效岗位,同时推迟和消减3年内不能提升公司财务表现的项目投入,达到组织提效和资源提效的目的。

受此影响,蔚来汽车将减少10%左右的岗位。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底,蔚来汽车员工人数约为2.68万人,是造车新势力“蔚小理”三家车企中员工数量最多的。那么,按照上述比例测算,大约有2600名员工或将被裁。

裁员的背后是蔚来汽车不断扩大的亏损。根据其发布的财报,今年二季度,公司净亏损达60.6亿元,同比扩大119.6%,环比扩大27.8%;而今年上半年,蔚来汽车的累计亏损已经超过百亿元,是“蔚小理”三家车企中亏损最多的。

在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看来,在新创车企中,蔚来汽车财务压力最大,节支增效不得不做。他表示,在市场充分竞争的情形下,因为提升销量规模对于高端车型是很艰难的事,因此靠销量提升来带动盈利增长目标目前来看难度较大,这种情况下,人员优化就成了其节支增效的措施之一。不过,裁员在“短期内必然会在内部形成某些‘军心不稳’,这种情况对任何企业都一样”。

“高”处不胜寒,蔚来汽车裁员10%降本提效求生存

根据蔚来汽车发布的财报,今年第二季度公司销售、一般及行政费用为28.57亿元,同比增长25.2%,环比增长16.8%。与之相对应的是,公司在第二季度的总营收同比、环比均出现不同幅度下滑,幅度超10%。

2022年全年,公司销售、一般及行政费用为105.37亿元,同比增长53.2%,高于同期总营收36.3%的增速。

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表示,裁员虽然能够提升蔚来汽车运营效率,但也不可避免产生一些负面影响。

一方面容易让员工流入到竞争对手公司,让竞争对手更了解蔚来汽车产品策略、市场打法等信息,在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陷入被动。

另一方面,较大规模的裁员也会让消费者担心公司的资金链情况,以及购车后的售后服务能否到位等产生顾虑,进而不再选择蔚来汽车的产品,影响公司销量的增长。

蔚来汽车披露的10月份销量数据显示,公司当月交付量为1.61万辆,同比增长59.8%。如果仅看同比,蔚来汽车10月份的市场表现不错,但从环比数据来看,环比增速不足3%,远低于同比增速。

不仅如此,相较同为造车新势力第一阵营的另外两家车企理想汽车(02015.HK)和小鹏汽车来说,蔚来汽车销量处于末尾——前两家造车新势力10月份销量分别为4.04万辆和2万辆。

完成年度销量目标遥不可及

今年3月初举行的财报电话会上,李斌表示,蔚来汽车今年全年的销量目标是较2022年销量增长一倍。2022年,蔚来汽车销量为12.25万辆。也就是说,2023年,李斌给蔚来汽车定下24.5万辆的年度销量目标,月均销量超2万辆。

翻看蔚来汽车今年1月-10月份的销量,仅有7月份的销量超过2万辆,前10月累计销量为12.61万辆。要想完成年度销量目标,意味着蔚来汽车要实现理想汽车的月销量冲刺5万辆的目标,而从当前情况来看这显然是“不可能任务”。

进入下半年以来,蔚来汽车月销量总体呈现环比下跌趋势,在造车新势力第一阵营的销量排名也不断下降。华鑫证券相关研报数据显示,在10月份国产品牌造车新势力销量环比增速中,蔚来汽车排名相当靠后,被零跑汽车等多个自主品牌超过。

“高”处不胜寒,蔚来汽车裁员10%降本提效求生存

对于蔚来汽车当前的销量成绩,张翔认为,蔚来汽车销量难以提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产品定位为高端,主要在30万元以上,而汽车市场是一个金字塔,蔚来汽车在金字塔顶端,市场容量本身较小。不仅如此,除了蔚来汽车,现在还有很多国产品牌也在做高端化,比如岚图、阿维塔等,进一步挤压了蔚来汽车所在的高端纯电市场。

“蔚来一直坚持换电模式,但换电是个不盈利的商业模式,现在只有蔚来一家在做,其他车企没有跟随。”张翔进一步分析道,之前国家对换电还有扶持政策,但从今年开始新能源补贴退坡后,换电更没有盈利空间,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也在减弱,成为蔚来汽车难以提升销量的另一个重要原因。

钟师与鳌头财经交流时表达了类似看法,他表示,蔚来汽车集中在较高价的高端车型,这个价位区间几乎所有纯电动汽车都卖不好,是共性现象,不是单单蔚来汽车的问题。

“许多人把蔚来汽车与理想汽车做横向比较,其实参照物是选错的。因为两者虽共属新能源汽车,但理想汽车是做增程式的,不存在里程焦虑的问题,可以只加油不充电继续能行驶。蔚来汽车是纯电动的,只能靠充电/换电才能行驶,必然涉及里程焦虑问题。因此新能源汽车的用户群在某个阶段会有选择上的倾向性,让增程式汽车暂时在赛道上更多获益。等到全国充电基础设施普遍完善后,纯电动汽车就可能大行其道。”钟师说。

很显然,因高端市场规模较小,以及自主品牌涌入加剧竞争影响,蔚来汽车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。如今,随着未来两年的组织与业务优化具体计划的明确,蔚来汽车能否在接下来实现销量的稳步增长,继而拿到参与“决赛”的资格,值得持续关注。